千亿国际首页_千亿国际手机版_qy886千赢国际

2020-07-15 10:16:41    所在频道:  学者观点频道    来源: 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715/20200715103117465.jpg
  
  欠发达地区农村发展是我国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最后一公里。欠发达地区是一个相对的动态性概念,指相较于发达地区而言,欠发达地区的经济落后源于自然条件、政策、观念、科技水平差异以及历史问题等诸多因素。就当前阶段而言,欠发达地区指我国经济相对落后的国家级贫困县域,这些地区成为我国扶贫领域攻坚克难的“最后一公里”。近些年来乡村旅游火热,旅游产业逐渐渗入到乡村产业体系中。休闲体育产业一向被认为只适合满足具有较高需求层次的阶层,而不被乡村产业所接纳。但随着乡村振兴的持续性发力,乡村产业孕育了“体农旅”田园综合体这一新业态。2017 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次在政策层面提出了“田园综合体”设想。田园综合体是集现代农业、休闲旅游、田园社区为一体的乡村综合发展模式,目的是通过相关产业与农业有机融合进而促进乡村振兴的一种可持续性模式。
  
  1 实践经验:J 村“体农旅”田园综合体案例解析
  
  1.1 J 村基本情况介绍
  
  J 村是省级示范村和全国示范村镇,所在县为国家级贫困县,该县根据中央精准扶贫部署力争在 2019年初实现脱贫摘帽。J 村地处长江沿岸,区位条件较好,村口近在高速公路出口。附近有国家 4A 级自然风景区,自然生态环境优美,水资源丰富。目前以农业为主,全村 818 户、21 个村小组、17 个自然湾,共计 3 745 人。留守村民占总人口的 1/3 左右,以老年人、妇女和儿童为主。
  
  1.2 J 村田园综合体中的“体农旅”实践路径
  
  1)分步推进田园综合体。
  
  该项目规划以“先生态、再生活、后生产”为步骤,实现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为目标,打造“文旅小镇+体育小镇+康养+物联网”为一体的乡村产业综合体。具体实践为:在不改变当地主体生态环境结构下,引进具有较高经济价值的农作物进行栽培,待 3 年左右的培育期后田园生态作物初具规模形成了一定的生产能力后,再积极与周边市的房车俱乐部、户外俱乐部等联系合作业务,根据业务需求进一步完善各项服务基础设施。最终形成以当地国家 4A 级 XD 湖风景区为依托,以新鲜空气、纯净泉水、绿色食品为特色,以当地农民为就业主体,打造乡村“体农旅”田园综合体。
  
  2)发展多元化产业以实现资金互补功能。
  
  多元产业体现在特种种植养殖业、休闲体育产业以及自身在浙江依然运营着的化工进出口贸易。特种种植养殖业包括 20 亩幼苗基地建设,50 万株红枫产业园建设,3 公里樱花大道建设,5 万株香樟树、海棠、罗汉松园的建设,涉外高端水果的试种建设。休闲体育产业初期阶段项目有户外登山和户外野营。投资者A(注:A 为本次调研中的田园综合体创立者化名,以下不再复述)与村庄所在当地城市的房车协会、户外体育协会签订合作协议,由这些协会不定期组织会员到园区开展休闲体育活动、体验乡村风情,未来拟引进航空项目。此外,在浙江依然运营的化工进出口贸易收益为田园综合体项目提供前期资金保障。
  
  3)广泛动员人脉资源,积极吸引官方关注。
  
  投资者 A 认为在农村发展产业要做好宣传,这种宣传不仅是产品宣传,而且要尽可能获得上级领导重视并吸引媒体关注,这一宣传理念源自 J 村的崛起历程。10多年前 J 村从一个全县综合排名落后的村庄通过“一股三共”(群众入股、共同建设、共同管理、共同受益)村民理事制度等创新方式极大地改变了村风村貌,受到上级领导关注。在市官媒的报道后,乡镇、县委决定将J 村经验向全县推广,进而引起了省里关注。2007 年 J村支书当选省人大代表,2008 年 J 村被评为省级示范村,2011 年被评为全国示范村镇。J 村在省内的示范地位也为综合田园体项目打下了一定的知名度。J 村的崛起历程使 A 深刻意识到上级领导关注的重要性,他通过阅读农村相关政策,出席各类商会,在商会会议上接触领导、互留电话、互加微信,在微信朋友圈积极宣传乡村产业政策同时宣传自己的田园综合体,2017 年邀请到该省某领导来到综合田园体视察。此外,A 借助战友会并通过退役战友进一步宣传其所经营的田园综合体。
  
  2 J 村“体农旅”田园综合体运行机制
  
  J 村田园综合体的运行机制详见下图 (注:单向箭头所指方向为影响方向,双向箭头表示两者之间是互相影响的关系)。其运行机制主要包括建设主体、相关产业、外部政策以及内部治理等要素之间的相互作用关系。其中,乡村振兴战略是“体农旅”田园综合体运行的最根本政策基础,村庄自治则是农村田园综合体运行的治理基础。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715/20200715103117418.jpg
  
  2.1 乡村中的熟人社会结构决定了田园综合体的建设主体为村内人
  
  村庄是一种熟人社会。该村“体农旅”田园综合体的建设主体包括留守村民和返乡能人,他们均出生于该村。虽然当下的村庄社会结构已经被外部经济介入有所改变,但相对持久不变的土地集体产权仍将土地与村民紧紧联系在一起,成为熟人社会结构的制度保障。该县各村庄基本上是由几个主要姓氏组成的村组或湾子,各湾子均设有宗祠,宗祠的意义在于强化本姓氏的文化认同,同时表明村庄的集体资产(尤其是土地)应该归“自己人”掌控。流转土地、闲置资产转让都应该是“自己人”来经营,哪怕这些“自己人”早就不在村庄居住,但是他们依然在族谱上。调研发现基本上所有集中流转土地都是由本村人经营,并不是说外部资本不愿意投资农村,而是村民不信任“外来大户”,普遍认为只有生于斯长于斯的本村人才会真心发展自己家乡。 返乡能人和留守村民在生态农业方面具有“天然的”运作能力,但在体育产业和旅游产业等领域却不具备明显优势。目前返乡能人 A 所经营的田园综合体,也只是通过与户外俱乐部和房车协会建立合作联系,将户外休闲体育与休闲旅游的实质性业务转嫁到相关俱乐部和协会进行操作,这也亦是田园综合体运作的权宜之计。
  
  2.2 产业间互补效应促成了“体农旅”三产融合
  
  传统农业种植只能保证温饱,难以发家致富,一些村民敏锐觉察到城市农贸市场上的有机蔬菜、水果类产品价格逐年上涨。通过土地集中流转,返乡村民承包数百亩土地可以进行一定程度上规模种植与养殖以降低生产成本。但是调研发现,这种经济类农作物种植与养殖并没有产生期望中的较高经济收益,其原因在于农贸产品从农村到城市超市的流通过程中经历了多级代理,且交通运输成本居高不下,使得产出端经济类作物要么忍受高额交通成本自行运输,要么被收购商压价收购,导致村民并没有获取多少利润。三产融合下综合田园体可以通过产业间互补有效地降低销售渠道中的高成本问题,通过乡村开发体育、生态农业、民俗旅游可以较好地解决渠道问题。城市游客来到乡村享受综合体休闲产品,可以直接越过多级代理,购买到比城市市场更加便宜的有机蔬菜、有机肉类和水果,同时体验乡村民俗生活和休闲健身活动。即便没有吸引足够多的城市游客来消费,也可通过经济作物的出售来保住最低收益。另外,户外休闲体育项目可以较好地保护本地耕地与植被,在保持原始地形风貌情况下开展原生态野外休闲体育活动。因此,“体农旅”融合具有较强的风险抵御能力,由此形成的田园综合体将成为未来乡村产业振兴的主要途径之一。
  
  2.3 有限的土地供给和资金意味着有限规模经营
  
  土地是农村问题的核心要素之一,任何关于农村的发展都离不开土地这一核心要素。乡村地区开展“体农旅”融合、打造田园综合体,需要连片土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和两权分置改革造成人多且土地零碎化的局面。近些年来,城镇化发展迅猛,农村青壮年人口持续向城市迁移,农村耕地抛荒严重,农村空心化趋势呈现难以逆转态势,使得农村所发挥的“蓄水池”和“安全阀”作用趋于弱化。在与村支书和镇干部的交谈中得知,2014 年农村土地三权分置改革开始实施。作为省级示范村,J 村率先进行了土地集中流转试点,土地集中流转率达 50%,共计 2 000 余亩土地。受制于土地流转率不高以及承包人经营能力等原因,分摊到每个承包人最多有 500 亩土地。在资金方面,村民 A 通过经济作物种植、原有的经商积累资金弥补了田园综合体项目的资金,但经过这些年的投入已经几乎耗尽了前期经商所积累的资金。故在有限资金和有限连片土地双重限制下,综合田园体只能是一种有限规模经营,同时也预示着乡村不可能容纳更多的村民返乡创业。

文章作者:朱罗敬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