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国际首页_千亿国际手机版_qy886千赢国际

2020-05-01 08:07:00    所在频道:  综合频道    来源: 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
  伦敦市中心有个特拉法加广场(Trafalgar Square),几乎每个来英国来伦敦的游客都要去参观的,而且它的旁边就是国家艺术画廊。特拉法尔加广场是为纪念著名的特拉法尔加海战而修建的,广场中央耸立着英国海军名将纳尔逊的纪念碑和铜像。
  
  广场四角有四个巨大的雕像基座,其中三个上面都有历史名人的雕像。南面两个较小的基座上分别“站”着Henry Havelock与Charles James Napier的雕像;北面的基座是为放置骑马塑像而设计的:东北部的基座上放置着乔治四世的雕像,西北部的基座 (也就是第四基座 Fourth Plinth )原本打算放置威廉四世的骑马塑像,但却由于资金的短缺而一直没能实现。第四基座于1841年建成,一空就是150年。
  
  1994年,当时的英国皇家艺术协会主席普鲁·利思 (Prue Leith)给《旗帜晚报》(Evening Standard)写了一封信,建议对特拉法加的空柱基采取一些措施。为此专门成立了一个由专家名流组成的第四基座委员会,定期选出新的展品。五年后,这个第四基座有了第一件作品,马克·沃林格 (Mark Walinger) 创作的《Ecce Homo》。在这之后,伦敦市政府开始邀请知名艺术家为第四基座设计雕塑。“轮换地在第四基座上摆放艺术家作品”这个决定使其成为了艺术家们的“必争之地”。如今,第四基座成为全球艺术家展现艺术与国际大视野交融的重要平台。每一个登场的作品,都让人拭目以待。
  
  2009年,伦敦特拉法加广场上演了一场不同寻常的新式艺术秀,英国当代艺术大师安东尼·戈姆利(Anthony Gormley)发起的为期100天的“活体雕塑”公共艺术项目,即在100天中,每天有24名参与者在九米多高的基座上轮流站立一小时,尽情表演。
  
  戈姆利称,这一做法旨在为现代英国绘制一幅新画像,还将和周围的纳尔逊将军、国王乔治四世等纪念雕像形成对比。
  
  戈姆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并不关乎过去、不是在纪念逝者,也绝非在讲述战争,这只关乎现在和未来。”“我希望我们可以去了解那些有趣、惊悚、令人惧怕、和让人喜爱的事情,这个主意就这么来的。”“这是一幅当今英国所有奇妙事物和多元文化差异的组合画像。”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430/20200430032034513.jpg
图源:Artichoke photograph by Matthew Andrews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430/20200430032034690.jpg
图源:Anthony Gormley官网
  
  第四基座引发了大众广泛关注和兴趣,吸引着全英国乃至世界各地的游客的到来。这里每年还会举办“第四基座学院比赛”,为伦敦的中小学生提供创作艺术作品的机会。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430/20200430032034750.png
`Ecce Homo` by Mark Wallnger (1999). Photo: John Riddy, courtesy Anthony Reynolds Gallery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430/20200430032035552.png
`Nelson`s Ship in a Bottle` by Yinka Shoibare MBE (2010)
  
  在一个巨型的玻璃瓶内,摆放着纳尔逊战舰胜利号(HMS Victory)的精美复制品。《瓶中的纳尔逊战舰》是第四基座上第一件反映特拉法加历史象征的作品,殷卡也是作品登上第四基座上的第一位黑人英国艺术家。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430/20200430032035843.png
`Powerless Structures, Fig 101` by Elmgreen & Dragset (2012)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430/20200430032036982.png
`Hahn/Cock` by German scuptor Katharina Fritsch (2013). Photo: EPA/ANDY RAIN
  
  2013年7月25日,时任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来到特拉法加广场为新雕塑揭幕。所揭幕的新作品是著名德国现代艺术家卡塔琳娜·弗里奇(Katharina Fritsch)的雕塑作品《公鸡》(Hahn/Cock)。弗里奇认为“人们可以从动物的性格当中看到自己”,它象征了再生、觉醒和力量。
  
  伦敦市长约翰逊说,作为现代艺术的平台,特拉法加广场上的第四柱基已被世人所熟知。它在广场上独特的位置象征了文化底蕴与前沿艺术的碰撞,使伦敦成为充满活力和创意的城市。他还表示,卡塔琳娜·弗里奇是国际知名艺术家,“蓝色的大鸟”这一醒目的新作品将会是人们谈论的焦点。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430/20200430032036643.jpg
图源人民网约翰逊向记者介绍德国艺术家费里奇(摄影:白天行)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430/20200430032036447.jpg
`Gift Horse` by German artist Hans Haacke (2015). Photo: Independent
  
  哈克解释说,这个名为Gift Horse(礼品马)的作品,灵感其实来自特拉法加广场背后的国家美术馆的一幅著名藏画,即乔治·斯塔布斯描绘细致的名马图。
  
  可是,哈克说,他的有骨无肉的马也是为了显示贫富之间的悬殊。马胸前的金融市场走势显示器更凸显了这一点。
  
  他说,当伦敦金融城的富商经纪看着市场走势,创造万贯财富的同时,命运欠佳的人则只可以看着半点皮肉都没有的马骨骼。这个展品由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委托创作,取代了原来在基座上的另一件作品:蓝色雄鸡(上图)。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430/20200430032037305.png
`Really Good` by David Shrigley (2016). Courtesy of Daniel Leal-Olivas/AFP/Getty Images.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430/20200430032127582.png
`The Invisible Enemy Should Not Exist` by Michael Rakowitz (2018)
  
  由旅美伊朗后裔艺术家Michael Rakowitz 创作的The Invisible Enemy Should Not Exist,成为屹立2018年-2020年在伦敦市中心的标志性艺术品。
  
  雕塑的原型为伊朗历史文化遗迹尼尼微冥神之门的镇城之宝Lamassu - 人面牛身鸟翼的神兽,尼尼微古城2015年惨遭ISIS破坏,成为全球文化人士的心中之痛。
  
  尼尼微是亚述帝国的首都,建于公元前700年左右,在希伯来圣经的描述中,诺亚的孙子Ashur创建了尼尼微城,人面牛身鸟翼的神兽Lamassu是尼尼微古城15座城门中的一座的守护兽,被损毁前的样子是这样的。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430/20200430032127484.jpg
19世纪学者绘制的考古发现的尼尼微的守护神人首双翼牛神(澎湃新闻)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430/20200430032127946.jpg
推土机推倒摩苏尔著名的尼尼微古城门的一刹那
  
  艺术家Michael Rakowitz是伊朗后裔,他的作品从众多国际作品中胜出。他的雕塑取材伊朗,用掉了10500个来自伊朗的甜枣蜜罐头,更重要的是,随着来到英国的中东移民的逐步增加,他的雕塑可以纪念在战争中无法重建的文明和逝去的生命,成为追忆神灵的精神家园。可被摧毁的艺术和文明,却永远无法复原。
  
  Disgust can be so engrossing厌恶是如此令人着迷
  
  2020年,接替拉科维茨的作品安置于“第四基座”的是英国艺术家希瑟·菲利普森(Heather Phillipson)带来的名为“终结”(The End)的作品,这件作品是一件用玻璃钢制成巨大甜点,巨大的白色漩涡状奶油上除了顶着一颗娇嫩欲滴的樱桃外,还趴着一只不受人待见的苍蝇。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作品上方还配备了无人机——这个作品的第二只苍蝇——将24小时航拍伦敦特拉法加广场。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430/20200430032128500.jpg
图源澎湃新闻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430/20200430032128119.jpg
希瑟·菲利普森作品“终结”模型 图源 James O Jenkins
  
  菲利普森的作品“终结”以一个颤巍巍的静物代表文明的厄运。人们可以看到了伪装在甜蜜之下的腐败,而当代文化的产物“无人机”却比苍蝇更加险恶。此刻“奶油甜点”成为了病态和腐朽的代名词。(乔纳森·琼斯)
  
  如今新冠病毒的依旧笼罩在英国上空,英国政府3月23日宣布全国“封城”三周,禁止民众非必要外出,关闭学校和大部分商铺。拉布4月13日要求民众继续遵守居家规定。政府最迟16日决定是否延长限制措施。《泰晤士报》13日报道,拉布打算将限制措施至少延长至5月7日。
  
  此前英国首相约翰逊3月下旬确诊感染新冠病毒,4月5日就医,现已出院,在首相乡村官邸契克斯别墅康复。
  
  3月17日,大英博物馆、英国国家美术馆等英国热门景点宣布暂停向对公众开放,往日繁华喧闹的伦敦安静了下来。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430/20200430032128450.jpeg
英国伦敦特拉法加广场航拍图源: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国际在线
  
  菲利普森选择奶油这一形态是因为它象征着挥霍无度的丰裕和庆祝,却又总处于崩塌的边缘。正如“特拉法加广场”特殊的政治意义,它除了是英国庆祝集会的重要地点外,也是抗议集会的所在。在看似欢愉的庆祝之下,隐藏着极度的不安。
  
  “终结”代表着勃勃生机和不安。奶油是一个巨大且不稳定的负载,“第四基座”也成为了傲慢和濒临崩溃的纪念碑。
  
  广场周围的建筑和人群置身于一个错误比例的场景,这个场景放大了平庸以及我们与其他生命形式的共存关系,如同置身于世界末日。
  
  如今,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或许让菲利普森的雕塑寓意更加具象化。因为疫情,新作品的发布被推迟了。
  
  文化及创意产业的副市长Justine Simons说:“我们必须遵从政府的建议,停止一切不必要的接触,不要举行大型聚会。我们将等待,要让伦敦居民和游客都能参与进来。”
  
  “同时,我们也会支持所有个人艺术家和企业参与第四基座委员会,在目前具有挑战性的时期对个艺术装置共同进行规划和操作。”
  
  甜蜜的奶油入口,这其中的滋味也真的是冷暖自知了。
  
 
  延伸阅读:
  
  "Disgust ncan be so engrossing": fourth plinth artist Heather Phillipson
  
  https://amp.theguardian.com/artanddesign/2020/mar/11/heather-phillipson-interview-fourth-plinth-artist
  
  Fourth Plinth Commission Postponed Because of You Know What
  
  https://www.artlyst.com/news/fourth-plinth-commission-postponed-know/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