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国际首页_千亿国际手机版_qy886千赢国际

2020-03-25 13:49:17    所在频道:  综合频道    来源: 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325/20200325015155395.jpg
太阳马戏团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325/20200325015155643.jpg
太阳马戏团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被称为“加拿大国宝”的太阳马戏团遭遇了史上最严峻的生存危机。根据加拿大当地媒体报道,太阳马戏团近期接连两次宣布临时裁员,裁员总数高达95%。3月22日,作为联合控股方的复星集团就此事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应称,当前太阳马戏的全球演出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已暂停了大部分业务,不得不采取临时性削减人员的举措。实际上,在2015年“投靠”中方资本后,业界曾有观点认为太阳马戏团可能要借此拓展自己的业务版图,将市场重心更多地转向中国,在复星旅文加速旅游项目扩张的最近几年,太阳马戏团原本已可以看到一个光明的发展前景。然而,成本高企叠加疫情影响,命悬一线的太阳马戏团能否撑到疫情后文旅业复苏,还是一个未知数。
 
  “国宝级马戏团”裁员95%
 
  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即使是成立近40年、有着“加拿大国宝”头衔的太阳马戏团也也顶不住了。“太阳马戏团经历了历史上最艰难的一天。”太阳马戏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丹尼尔·拉玛尔公开表示。
 
  据悉,本次太阳马戏团一周内连续两次宣布裁员,中间间隔时间仅有2日。其中,首次裁员规模为2600人,包括1200名演员和1400名技术人员,而两次裁员总数更高达4679人,约占此前该马戏团员工总人数的95%,仅有骨干员工留下。
 
  在声明中,尼尔·拉玛尔对裁员措施深感悲痛,称这是太阳马戏团惟一的选择,“我们必须做出调整,以度过这场风暴,为重新开场做好准备。”不过,声明也强调,现在实施的裁员是临时性质,被裁员工将纳入员工支持计划,而骨干员工将原地待命,维持基本的运营。声明表示,马戏团一旦经营回到正轨,就会马上重新招聘。
 
  就此,复星集团在回应中表示,目前公司已知晓太阳马戏团相关声明,马戏团管理层正在积极采取应对措施,复星也将支持公司共渡难关。
 
  发迹于加拿大马戏之都蒙特利尔的太阳马戏团,近几年却在中国市场频刷“存在感”。不可否认,这与其背后的大股东调整密切相关。2015年4月,复星集团发布消息称,国际私募投资公司德太集团(以下简称“TPG”)和复星国际共同收购太阳马戏团的多数股权,随后与太阳马戏团相关合作也被纳入复星国际的“快乐业务”版块。而根据复星国际发布的公告,该公司及其管理的基金共同持有太阳马戏团24.43%的股权。
 
  借力扩张戛然而止
 
  “从复星旅文近两年在度假村、旅游目的地项目上的扩张的速度来看,太阳马戏团本该借助这些资源,在中国以及全球更多地区站稳脚跟,迎来发展前景颇为光明的一年。”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副教授吴丽云直言。
 
  根据复星国际2019年半年报,太阳马戏团于2018年在北京、上海、三亚等地演出了Toruk秀,并于次年启动杭州驻场秀《X绮幻之境》。“近几年,中国文化演出+旅游市场需求快速释放,主要瞄准亲子家庭受众的专业马戏,在中国还是有着相对可观的市场需求的。如果不是因为疫情导致全球旅游业投资、经营停摆,太阳马戏团大可以利用复星旅文快速步子的酒店、度假村、旅游目的地开展更多的演出。”吴丽云表示。
 
  其实,早在当年收购太阳马戏团股权时,复星集团就曾明确提出要拓展太阳马戏团在中国的业务。此后,复星相关负责人也曾多次公开提及集团对太阳马戏团的设想,比如与旗下Club Med合作开发项目等。收购后,太阳马戏团的扩张野心一发不可收拾,去年2月,太阳马戏团还以4000万美元收购了《惊天魔盗团》等魔术秀制作公司The Works Entertainment,而这也是该马戏团被复星联合TPG收购后不到四年内进行的第三次并购。
 
  另一方面,太阳马戏团也确实迫切需要在中国等更多国家和地区扩张业务、拓展新的收入来源。“该马戏团急需资金开发新的内容和开拓新的国际市场,以提振近年来不断下滑的业绩。”有分析师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虽然近几年太阳马戏团鲜有公开的财务数据,但有消息显示,早在2012年,太阳马戏团就遭遇了首个没有盈利的年份。2018年底,由于关键业务表现不佳借贷成本提升,信用评级机构穆迪宣布下调太阳马戏团娱乐集团的信用级别。该机构表示,以增加债务为代价的扩张战略将加大核心业务的财务负担,一旦运营出现问题,处理问题的灵活度非常小。然而即便如此,太阳马戏团娱乐集团仍表示,预计太阳马戏团每年都将有新的并购交易。
 
  疫后复原难关重重
 
  虽然复星集团和太阳马戏团都对马戏演出疫后恢复寄予厚望。然而,业界对于该马戏团未来的市场前景预期并不乐观。
 
  “太阳马戏团长期以来实施的过于传统的经营模式,导致其扛风险能力非常低。”吴丽云直言,一方面,太阳大马戏剧目制作、演出成本过高,动辄数千万美元一部剧的制作费用令其回收成本难度陡增;另一方面太阳大马戏本身对于门票收入依赖度非常高且结构单一,有外国媒体曾测算,太阳马戏团至少有80%的收入来自票房。“因此,像太阳马戏团这样的企业,一旦暂停演出,受到的损失将是巨大的。而且,目前国际疫情防控形势还不明朗,太阳马戏团核心业务恢复更是遥遥无期。。”吴丽云还提出,相比其他的演出团体,太阳马戏团对于专业演出、技术人员的需求也较高,裁员95%后,等市场恢复时能否完整地重新召回熟练团队也是未知数,如果到那时还要重新培养人才的话,太阳马戏团想要挽回疫情期的损失就更困难了。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复星集团及其旗下复星旅文与太阳马戏团的合作,多位专家用了“难关重重”来形容。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表示,根据复星旅文最新发布的2019年财报,去年其“基于度假场景的服务及解决方案”版块出现亏损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三亚亚特兰蒂斯主场表演C秀,由此可以看出,截至目前,复星对于旅游演艺的打造和运营方面还有需要弥补之处。“C秀创作团队总导演Guy Caron曾任太阳马戏团第—任艺术总监,引入了很多太阳马戏团的元素。但旅游演艺与舞台剧不同,国外产品特点不能简单复制到国内,此类产品要更多要考虑国内的观众喜好、市场环境和文化特性。因此,太阳马戏团要想分羹中国市场,还需经过本土化这一关。”周鸣岐表示。
 
  对于曾被复星寄予希望的太阳马戏团与Club Med两个品牌的合作,吴丽云、周鸣岐都认为契合度并不高。“对于Club Med这种小型度假旅游目的地来说,演出确实能够一定程度上帮助其丰富业态,但同时,太阳马戏团演出标准、成本、专业性均较高,习惯了‘一价全包’的消费者,再去单独掏钱购买附加选项服务时,价格接受度是存在天花板的。”吴丽云直言,如果盲目地将太阳马戏团演出迁入度假村、旅游目的地之中,很可能会形成收不抵支的尴尬局面。
 
  在吴丽云看来,目前太阳马戏团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尽快调整经营形态,比如参考一些演唱会和演出,在中国发展线上或影院播出等,压缩演出成本、提高场均收益,并根据自身的IP发展衍生品等业务,优化收入结构。(北京商报)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325/20200325015155937.jpg
太阳马戏团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325/20200325015155179.jpg
太阳马戏团

  据报道,太阳马戏团的表演非常依赖观众,需要观众到现场观看演出,而在疫情爆发的情况下,许多国家都限制了公众聚集性活动,太阳马戏团已经别无选择。
 
  另据此前报道,2015年4月,中国企业复星国际与全球知名私募基金TPG以15亿美元联合收购了太阳马戏团的多数股权,复星旗下的一个基金持有少数股权。太阳马戏团的总部仍留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市。
 
  据悉,太阳马戏团常驻的演出地点包括美国的拉斯韦加斯、佛罗里达、纽约,及墨西哥、日本、澳门,在中国上海、北京等地进行的是巡回演出。复星收购太阳马戏团后,拓展了其在中国的业务,该团已常驻杭州演出。今年1月24日,为配合中国抗击疫情,太阳马戏团暂停了在中国的演出。(环球时报)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原创稿件或作者授权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独家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文章内容仅供参考。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